热水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水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妈妈的不归之旅

发布时间:2021-01-20 07:31:12 阅读: 来源:热水壶厂家

我的妈妈叫于蓓娟,那年四十岁整,是市立第一小学的六年级组长。我那年

十五岁,刚刚初中毕业,升入了市里最好的实验高中。当然这和我的努力,妈妈

的辅导监督与在教育局的人脉,爸爸的赞助费密不可分。这四者缺一不可。实验

高中是一所寄宿学校,我一直上的是走读学校。一想到要被束缚三年,只有周日

才能回家就觉得要抓紧暑假这个机会痛痛快快地享受自由。

妈妈身高一米七,体重一百一十到二十之间浮动。

修长的身高配上C罩杯的傲人身姿,是学校的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妈妈的腿又长又直,很多年以后大家都管这叫筷子腿。

妈妈尤其引以为傲的是她的臀部。

经常游泳锻炼的缘故,妈妈的屁股浑圆坚挺,像两个圆圆的甜瓜。

爸爸在家时就喜欢突然捏一捏妈妈的屁股,然后坏笑着跑开。

边跑边笑的爸爸像个顽皮的孩子。

妈妈的脸是那种鹅蛋脸,两个嘴角微微上翘。

好像总是在微笑,大大的眼睛,双眼皮,挺直的鼻梁。

在上师范大学的时候妈妈经常做艺术系的模特。

用老师的话说就是标准的素描美女。

大学毕业以后,工作时认识了爸爸。

爸爸当时还是国营建筑工程队的工程师。

给学校搞改扩建,一来二去从相知到相爱。

二十五岁的妈妈结婚后有了爱的结晶,那就是我。

之后单位改组,爸爸考虑了整整一个星期,毅然放弃了铁饭碗。

和几个同事朋友拉起了一个包工队,四处揽活搞土木建筑。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爸爸三五个月不回家是经常的事,妈妈有时半开玩笑着说

爸爸外面有人了,我总是尽力否认帮爸爸说话。

那时我在的城市还没有扩建,爸爸经常出差,教导我的责任就落到了妈妈那

里。

过了几年爸爸把包工队改成了建筑公司。

在市中心盖的一栋楼里拿了三层楼当做施工的报酬成立了公司。

本来这样的美好生活会一直继续下去,直到那年。妈妈刚刚带走了一个毕业

班,和我一样如释重负。于是决定和本年级的几个女老师还有副校长一起去大西

北自驾游。本来要带上我的,可是我对西北简直毫无兴趣。于是给我留下了她的

工资存折,里面还剩一千块钱。其他的钱妈妈取走用作旅费。这一千块钱也不怕

我瞎花,等下个月工资来的时候妈妈早就回来了。

打定了注意,又把我托付给了两个姨妈。妈妈就放心的和她的五个女同事还

有她们的家属出发了。我也乐得没有人去管,抓紧最后的暑假好好玩玩,再去寄

宿学校那个大笼子。

一开始每天妈妈都会和我通话,询问一下我都干了什么说说她们都游览了哪

些景点。

过了两天,不再打手机了而是遇到固定电话才给我打个电话,有时我能接到。

有时我出去玩或者去亲戚家吃饭就接不到电话,回家只能看着一个外地号码

打来电话。

我回拨只是公用电话或者景区附近的店。

随着她们继续往西边走连固定电话也基本没有了。

只能写信和明星片寄出一些当地的土特产给我。

就这样过了两个星期,到了第三个星期的时候别的老师都回来了妈妈还没回

来。

我只好去副校长家询问妈妈的情况。

副校长支吾着,只说妈妈到了一个西北偏僻的杏栎村的地方。

感觉那里的风景很好要多游览几天就和大家分手了。

估计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当时我就感到有点不对想反驳,但是一来我只是个15岁的小孩怎么可能辩论

过一个五十多的老教师。

爸爸又不在家,没什么人可以商量。

二来没人管着我也逍遥自在。

当时如果我就联系爸爸去找妈妈也许后面的事也就没有了。

又过了两个星期妈妈还是每回来,但是来了一封亲笔信说当地的小孩都没有

老师。

她要去支教,这信先给到了学校,学校一反常态地马上同意了。

全部手续都飞快地办好了,妈妈在本市的教师资格一律保留,在支教地区还

能再拿一份工资。

这事虽然比较突兀,但是挺符合妈妈的脾气。

妈妈什么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

特别严重的圣母病,街上如果有乞丐什么的妈妈一律要给个五块十块。

有人上门推销什么东西,如果能编出一个可怜的故事,东西又不太贵的话妈

妈肯定要买。

可能从小就是家里老大的关系,妈妈特别热心爱照顾人。

平时爱当老好人,好事也经常做。

当老师这项工作也算符合她的性格。

我把这事和爸爸说了,因为支教要家属的同意,他特意抽空回了本市把妈的

手续办了。

办公室的东西也送回了家,爸爸长叹一口气也管不了这事只好随她去了。

当时爸爸也有点反常,按说妻子要去边境支教怎么也得和丈夫商量一下。

爸爸及不生气也不管,可能当时也有了外遇。

高中生活新奇也很沉闷,只有周日才能回家晚上还要赶回学校。

我在学校学习之余也参加了几个社团。

最喜欢的是电脑社可以趁着每周社团活动的日子玩玩电脑。

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寄宿生活也不是那么沉闷。

爸爸因为没什么时间陪我,也经常给我三千五千的零花钱。

妈妈的工资存折也放在我这里。

应该说高中的我基本没有缺钱的时候。

钱花的多了,生活也会舒适一点。

妈妈依旧没有回来,只有一两周来的一次信和我联系。

我按妈妈的要求汇了几次钱过去,但是回单的签字人都不是妈妈。

几个月转眼就过去了,又到了寒假。

我写信要求去看看妈妈。

妈妈回信似乎不太乐意我去。

找了很多理由,路远啦,天气冷,条件艰苦等等等等。

但是我坚持要去妈妈还是同意了。

让我把她的工资都取出来直接带去,我准备了行李上了向西的火车。

杏栎村在祖国最西北的国境线上,是中国和两个中亚国家的三角地带。

边上是茫茫的沙漠和高山,村子就在一片山脚融雪生成的绿洲智商。

我坐了两天一夜的火车到了最近的一个火车站。

找了一个招待所,开了一间最好的房洗了一个澡睡了一宿。

说是最好的房子,其实也跟我家那边的经济旅社差不多。

早上包了一辆内地早就退役的二手面包车终于开到了杏栎村所属的镇上。

说是镇上,其实离村子还有一百多里地。

镇上就没专门的出租车了,我等了一天才遇到一个路过杏栎村的两轮马车。

花了二十块钱坐着马车才来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妈妈半年没见除了稍微胖了一点基本没变,见到我既惊讶又高兴。

我已经半年没见过妈妈了,也顾不得别的什么一通跑扎进了妈妈的怀抱。

在村里妈妈把我迎进了村里唯一的小学。

这所小学是个三层小房子,房子很旧据说还是解放前造的。

外墙各种裂痕,里面都是剥落的墙面和用三合板档上的破碎玻璃是不折不扣

的标准危房。

这房子是当年西北军阀牛不方建的军工厂技校。

这个村也有好多人是当年牛不方的军工厂技师的后代。

历史上牛不方把军工厂建在这里一个是远离内地战乱的地方。

要不一个炸弹,一阵炮击军工厂就报废。

万一打不过还不是便宜了敌人。

二一个是方便接收外国来的机器和原料。

当年中国一穷二白,机器原料都要进口。

牛不方就用当地的牛羊,矿石,甚至去内地掳来的人口去外国换枪炮子弹。

牛不方这人还有个毛病喜欢找女人,曾经说除了他妈和他女儿谁都能操。

还爱把女战俘赏给部下或者搞成随军妓女。

随意强奸和虐待,这都是我在网上搜到的资料。

学校现在正放寒假学校学生都回家去了。

教师除了妈妈还有一个男老师洛娃。

洛娃长得有种粗狂的健美,黑黝黝的皮肤,健壮的身躯,穿着无袖背心,胳

臂上都是一块块的嘎达肉,长发编成一个个小辫子。

和爸爸那种文质彬彬的学者长相完全是两个极端。

洛娃老师可能是整个村里学历最高的——中专,当年洛娃在学校里学习最好

被保送到市里上了中专。

毕业以后一直在市里打工。

但是他看到他们族人因为语言不通,学历低下。

总是被骗、被坑,有的人还当上了小偷,强盗。

洛娃本来又会汉语还念了中专是可以去市里打工一个月也有两三千块,可是

为了帮村里的孩子脱盲。

毅然回村当起了一个月只有一百来块钱收入的村办教师。

这些都是妈妈信里告诉我的。

我也对他有点敬佩,洛娃老师看到我只是嘿嘿地笑,然后问妈妈这就是你说

的儿子?妈妈腾的红了脸,害羞地点了点头。

洛娃又说真是个好儿子还拍拍我的肩膀,我听着这话感觉怪怪的。

妈妈介绍我有什么可害羞的?

晚上我和妈妈睡在三楼的宿舍里。宿舍里家具很简单,只有一张双人床,一

个书柜,一个梳妆台和一个大衣柜。我觉得挺奇怪的,前后把妈妈的工资汇了有

三四万过来。妈妈一点家具都没有买么?钱都花到了哪里呢?宿舍这有一个,洛

娃找了一个教室用桌子拼成一张床。难道他们平时都睡在一起么?还是洛娃天天

睡课桌?

旅途劳顿,我洗了洗脚就睡了。

可能是白天可乐喝多了,晚上起夜。

我发现身边的被窝空空的。

一摸还是温的,妈妈去哪了?我赶紧去厕所解决了生理问题,开始找妈妈。

在二层的三年级教师我听到有动静。

就从后门悄悄地开了一个缝往里张望。

只见外面的月光照穿过破损的窗户照在妈妈的赤裸的胸乳上,好像抹了一层

白粉。

妈妈骑在洛娃的身上,动情的上下耸动。

一手捂着嘴,一手撑在洛娃的手上。

发出呜呜的声响。

洛娃身上的肌肉纠结成块也用粗壮的大腿跟着妈妈的频率用胯部向上顶着。

她俩身下的桌椅吱吱呀呀的响。

看到这里我的裤裆自然地鼓了起来,我摸了摸我的小兄弟半弯着身子继续往

里看。

妈妈女上位了几分钟,有点支持不住了。

顺势趴在洛娃健壮黝黑的胸膛上小声说着什么。

洛娃哈哈一笑抱着妈妈翻了过来,把妈妈摆成四肢着地的狗爬式。

啪啪打了妈妈圆润白嫩的两瓣大屁股两巴掌。

这一下妈妈生气了,回头说:「小声点,别让我儿子听见了。」

洛娃脸上一红,挠了挠头又点了点头。

双手握住我妈两边的腰部开始啪啪啪的后入妈妈。

妈妈撑着桌子上的褥子,一会抬头咬着下嘴唇,一会低头皱着眉,好似十分

的享受。

洛娃后入了百多下,弯下腰开始趴在妈妈后背上对着背部和肩膀又吸又咬,

两手也不老实地把玩着妈妈的乳房。

洛娃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妈妈的身上,白嫩的妈妈好像压着一头狗熊。

妈妈也发出嗯嗯啊啊的叫床声,不时还回头和洛娃湿吻,两个人用舌头互相

交缠着。

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和啵啵的亲吻声。

看到这里我不由得又撸了两下自己的小兄弟。

又趴了几分钟,洛娃附耳在妈妈耳边说着什么。

顺势含了妈妈耳朵一下,然后直起腰。

妈妈先把左手向后握住洛娃的手。

然后右手往下一按,腰部一挺。

趁着向上的空档,右手也接住了洛娃的手。

洛娃左右两手接住妈妈向后伸直的手。

像推风箱一样用手前后大幅度推拉,鸡巴狠狠地撞击妈妈的臀部,几乎是整

根进入到贴着我妈的屁股,再整根抽出直到冠状沟。

就这样啪了四五十下,洛娃大张着嘴巴小腹紧贴着妈妈的屁股,无声嚎叫着。

妈妈也向上仰着头挺直了胸脯抖动着两个圆润的乳房。

我那时也看了不少网上的A片。

我知道洛娃这是射精了。

洛娃足足射了有二三十秒钟。

射精以后,洛娃慢慢地放下妈妈让妈妈向前倒在褥子上。

拔出稍软的鸡巴,一大股白色的精液顺着妈妈的屁股往大腿上流下去。

这个黑色的大鸡巴至少比爸爸的长三分之一大一圈。

妈妈在桌子边找到一卷纸擦着下身大腿和屁股,另一只手捉来洛娃的鸡巴,

用嘴嘬舔干净最后用纸擦干。

两人做完爱以后光着身在躺在桌子上,轻微的白气缓缓上升两人好像在烟雾

中似真似幻。

我听到他们小声地说着什么,洛娃似乎要让妈妈留下来。

妈妈摇了摇头。

穿上橙色的吊带小背心和白色的三角裤,披上一件呢子大衣踩着拖鞋要走。

我看到这马上关上门,一路垫着脚尖跑回了三楼。

用被子蒙上头假装睡着,一会听著有开门关门的声音。

妈妈又睡回了我的身边。

第二天妈妈顶着齐头帘,后面的头发编了一个马尾辫。

新承雨露,两腮含春,整个脸上都好像被滋润过一样光滑。

传了一件白色体恤和蓝色牛仔裤外面套上一件波司登的羽绒服。

一下就把这里穿着皮袄棉袄的村妇比了下去。

脚上一双小牛皮靴子。

妈妈让洛娃带着我在村子里转了转,村里都是一二层的农民自建楼。

大多数人不是种地就是放牧。

只有一家杂货店和一个铁匠铺,村里唯一的医生是个赤脚医生。

他的家就是村里的诊所。

唯一的图书馆就是妈妈卧室那个大书柜,其他的娱乐活动一概没有。

洛娃第二天带着我去了镇上,镇上稍微好一点。不过感觉和我家那边差了二

三十年。洛娃拿出了妈妈手下的一个单子。开始买学校要用的窗户玻璃,油漆,

刷墙的洋灰。修理课桌的木头和钉子,粉笔。一些家具,当然都是我在付钱。我

很奇怪妈妈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来。洛娃的汉语有点蹩脚,他说妈妈不能出村。

又到了百货商店买了一堆日用品,我和洛娃雇了一辆面包车带上东西回了村子。

买回东西的第二天,安静的学校里来了十多个男人。

妈妈在学校围墙的校门口笑盈盈地迎接他们。

每来一个男人就对着妈妈叫塔塔,或者贴面或者握手亲嘴。

我在边上看妈妈和男人这么亲热就有点不自在。

妈妈看了我一脸不高兴就解释说这是当地卫族的习俗。

这些人都是学校的家长来给学校帮工。

洛娃也不太高兴在学校里闷头修着课桌。

人多力量大,大家搭起脚手架给墙缝里填上水泥。

粉刷墙壁,修理课桌。

到了晚上一个男人牵来一只羊杀了,大家在操场上围着篝火烤全羊。

喝着当地酿的葡萄酒唱着歌,也别有一番风味。

就这样修了四五天学校焕然一新。这天下午,前几天帮工的一个家长牵来两

匹马。妈妈跟着他走了,我问洛娃他们干嘛。洛娃没好气地说去学骑马,抽着烟

回头去锯木头。我当时也想学骑马,就带了个望远镜远远跟着。想着他们学完我

再出来跟着学。

好在那个家长只是牵着马走,我还能跟上。走到了一个小盆地,他们停了下

来。我上了远处的小山坡啪在一处草丛里远远地用望远镜看着。

只见妈妈一个利落地翻身下马,脱了羽绒服和贸易放在草地上。那个家长抱

着妈妈开始亲嘴,手伸进衣领里捉出妈妈的两个大奶把玩。亲了一会,又俯下头

开始吃两个奶子。妈妈抱着他的头搓揉着他满头的卷发。吃了一会男人抬起头,

妈妈的奶子上一片水痕。男人开始脱妈妈的衣服。直到剥成一丝不挂的光猪。把

妈妈抱起放到马背上,然后用绳子横竖捆好。胸腹朝上屁股朝下,然后男人也脱

了裤子,下面只穿一件露裆的牛仔马裤。

男人上了马骑在妈妈身上,用手扶着阴茎对准穴口插了进去。

妈妈失声地一声尖叫,然后开始马匹慢慢地走,小跑。

本来骑马就要随着马身上下前后的动,这样由马带动着抽查的更省劲和剧烈

快速频率高。

他俩可能也是怕人看见只是在这个盆地里转圈着跑。

马越跑越快,妈妈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满山谷都回荡着妈妈撕心裂肺的叫床声。

转了十几圈男人也大喊一声射了精。

带着马跑回衣服那里把妈妈解下来。

妈妈站都站不稳被男人扶着下了马。

躺在草地上穿了衣服。

她俩又在草地上躺着一起说了会话。

妈妈又被扶上马,被男人牵着往回走。

回去以后妈妈问我去哪了,我说看村里斗羊。又问妈妈学骑马好玩么?那个

男人就笑了说好玩的很。有时间教你个小巴郎子骑马。我心想:你是骑我妈好玩

的很吧。我妈这匹母马这半年被你怎么骑了?妈妈的脸又红了起来,说学什么骑

马,没用。就把我带回宿舍。男人也骑在马上大叫一声塔塔我走了。牵着两匹马

走了。

我当然是满头的雾水,洛娃和妈妈的关系,和骑手的关系。

为什么不能出村,为什么要在这里支教,可又不知道怎么问。

团聚的欢乐盖过了这一切。

我想妈妈也是女人,也有需要。

爸爸平时就不着家,现在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找个依靠也能理解。

等支教回来也就断了。

现在事情还不能挑明,说破就是家破。

我又在学校里住了两个星期,基本每过一两天妈妈就要和洛娃做爱一次,有

时晚上还出门第二天才回来。

有时我去看,有的地方太黑我也就只能听听妈妈叫床,顺便去厕所撸一发。

到了快开学的日子我把剩下的钱全给了妈妈。

又叮嘱洛娃好好照顾妈妈。

洛娃憨笑着答应,说妈妈是她的塔塔。

妈妈听了生气地用手打了他后背几下。

妈妈在村口送走了我和洛娃。

洛娃一直把我送到火车站。

就这样高中的第一个暑假过去了,我又回到了学校。

剑侠奇缘九游版下载

犬夜叉手游

万古至尊(新)

荣耀之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