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水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消息】刘翔退役两次奥运退赛的幕后疑团也该真相大白了

发布时间:2020-11-22 11:10:07 阅读: 来源:热水壶厂家

早报记者 朱轶

刘翔曾说过:“我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以值得以后回忆很长时间。”

围绕着他大起大落的职业生涯的,除了爱与恨、荣耀与哀伤、执着与挣扎外,还有着众多至今未曾明晰的谜团。

早报记者曾跟踪报道刘翔长达8年之久,如今我们希望用一些曾被人忽略的细节再次还原刘翔身上那些谜团。

北京奥运退赛:

领导说如果公布伤情,

是给心虚找借口

刘翔和他的团队都很清楚,雅典奥运会的金牌意味着昔日的荣誉,也意味着北京奥运会前如山般的压力。

在整个备战北京奥运会的过程中,所有人对待目标微妙的刘翔如同国宝一般,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伤病的隐患早已悄悄埋下。2008年春节前的最后一次公开训练课后,师傅孙海平谈及刘翔的奥运战靴时不经意透露,刘翔的两只钉鞋并不完全一样。因为他的右脚跟腱老是和钉鞋磨,慢慢有了老茧。就是那个最初的茧成了刘翔命运中无法避及的磨难,它慢慢钙化生成蚕豆大小的钙化点并彻底断送了刘翔的第二次奥运大赛。

最初刘翔的医疗团队并没有发现问题的症结。在2008年6月上旬的美国尤金赛上,刘翔以抢跑结束了奥运会前最重要的美国拉练。相比不同寻常的抢跑外,人们更关心的是他突然发作的右大腿酸痛。直到事后,刘翔的医疗团队才知道那时右腿的痛感实际上是跟腱钙化点映射导致的。最初,他们只以为是大腿肌肉出了问题,四处寻医问诊却不得要领。

更令团队和田管中心官员心焦的是,横空出世的古巴小将罗伯斯打破了世界纪录。这一切逼迫刚进行调整放松的刘翔不得不全力投入到高负荷的训练中,甚至破釜沉舟打起了封闭。

孙海平和一些团队成员想过公布刘翔的伤情,但另一部分成员和相关领导认为临战公布伤情,会被外界认为心虚找借口。患得患失中,原本简单直接的处理方式成了最终的隐瞒。

他们中也不会有人猜测到刘翔跟腱的钙化点会在8月16日上午—刘翔进驻奥运村前的最后一次训练课上彻底爆发。进村后,刘翔的团队拿着他核磁共振的片子向代表团的医疗专家们四处求援,但除了确诊为后来公布的“跟腱止点末端损伤”外,再无他法。

在整个国家为刘翔癫狂的时刻,奇迹没有到来,8月18日,疼痛感已不再是封闭可以轻易压制,脆弱的跟腱甚至无法支撑蹬地的重量。而后的故事就是那刺眼阳光下猝然发生的一切。

可以说,北京奥运会的伤退引发了后来种种对于刘翔的质疑,而真正应该承担责任的是本应及早发现病症的医疗专家,还有那些应该早早选择公布伤情的官员。他们的失误,还有外界的狂热,让刘翔陷入了孤立无援的那个上午,久久无法回神。

伦敦奥运惊人的轮回:

梅里特的横空出世,

把刘翔逼到了极限

不过分地说,从北京奥运会退赛后的第二天,刘翔就一瘸一拐地跨入伦敦奥运备战期。

在休斯敦完成手术后,主刀医生克兰顿就嘱咐过刘翔的团队,跟腱伤势会随时复发。刘翔师徒只能小心翼翼地训练,一点点地去接近极限。而大运动量后,右脚跟腱酸胀,以及伴随而生的滑囊炎,也一再困扰着刘翔的训练。

谁也不知道跟腱伤势会何时复发,包括刘翔在内的所有人只能在全力以赴的同时听天由命。

进入2012年,刘翔的状态很不错,他先后在上海钻石联赛和尤金钻石联赛上跑出12秒97和12秒87的成绩。师傅还抱怨过刘翔没有收着跑容易有危险。也是在这个时候,美国选手梅里特和当年的罗伯斯一般横空出世,在奥运会开始前连续三次跑到了12秒93。

这是刘翔团队最不愿看到的一幕。2009年年底,孙海平曾心忧伦敦奥运备战在最后半年发生巨变,“我们并不担心罗伯斯、奥利弗这样的老对手,因为他们的情况我们一直很了解,相反我们担心2012年突然冒出一个顶尖选手,这样难免会有所影响。”

没有了夺金的任务,但田管中心和刘翔本人还是希望能登上领奖台,一雪前耻。于是,也是从尤金赛回国后,刘翔进入了高强负荷的训练—要想跑出好成绩只能依靠不断推动身体到达极限。

起初一切都令师徒俩满意,但7月13日的伦敦钻石联赛上,迎来29岁生日的刘翔受到了一个巨大的打击—他的跟腱再次发生肿胀剧痛。一切就像是四年前的轮回一般。

刘翔团队以肋部岔气为由宣布退赛,并且立即转战德国进行最后备战。官方的理由是伦敦天气寒冷。那时团队中再次有声音提出,应该立即公布刘翔伤情,但还有官员和团队成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前往德国求医。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德国专家给刘翔的跟腱判了“极刑”,认为伤情严重。不过还是有团队官员希望封锁刘翔的伤病消息,最后一搏。

一切像极了北京的那个夏天,甚至几位长期跟队采访刘翔的记者也被某个团队成员告知—刘翔没有问题,去德国就是安心备战。

不过,有刘翔团队的成员不愿重蹈覆辙,把刘翔受伤的消息率先捅给了一家国内驻德媒体。在众多媒体错愕不堪的同时,时任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最高官员向媒体承认“刘翔伤在关键部位”,同时希望他“勇敢面对”。

一切与北京奥运会是那么巧合,甚至连刘翔的号码布也是1356,它曾被解读为13亿人56个民族的压力。

最终,为了不再被质疑和污蔑为“刘跑跑”,刘翔踏上了起跑线,付出的是跟腱断裂的代价。

七步上栏失败的赌注:

改这个技术的

高水平选手都受伤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对于刘翔采用七步上栏的技术创新投以赞许的目光,但这个类似于赌博的尝试也成为他2012年遗憾落幕的原因之一。

“这是一次赌博,但是刘翔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丝机会。”早在2011年谈到弟子坚定的选择时,孙海平就承认这里面蕴含的风险。由于刘翔是左腿攻栏、右腿支撑,以往起跑时为右脚在前、左脚在后,采用七步上栏后要变成左脚在前、右脚在后。这也意味着他脆弱的右脚跟腱每一次在起跑时就将承受巨大的冲击力。

如今回过头来看,不得不承认七步上栏刘翔赌错了。看看那些曾经采用七步上栏的高手—奥利弗、罗伯斯还有创造世界纪录的梅里特,如今都承受着伤病带来的痛苦,竞技状态也一去不返。

七步上栏为选手创造好成绩的同时,由于对腿部力量要求极高,蕴含了巨大的受伤风险。刘翔恰恰也成了这种新技术的受害者。

责任编辑:吴雅娟

chanel腕表

lvt恤

浪琴手表quartz

香奈儿外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