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水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水淫殇26

发布时间:2021-01-21 06:04:34 阅读: 来源:热水壶厂家

我戴着黑色头套一丝不挂的和铁哒在军营间走着,脖子上铁项圈上拴着的铁

链,铁链的另一端握在铁哒的手中。此时的我已经失去往日的优雅而美丽的身姿,

修长的美腿卷曲叉开,露出了无法合并的肉穴,阴唇也好像牡丹花一样层层翻开

着。哈着腰岔开腿走路起来的样子就好像是个六七十岁的老妪。三天的坐狼交配

几乎让我失去了行走的能力,腰酸背痛的我只能以这样的姿势勉强行走了。

「你能不能走快点。」铁哒不耐烦的说道,他看到我丑陋的样子眼中满是不

屑与冷漠,已经没有了往日我美丽身体对他的那种吸引之情,就好像一个小孩对

破烂的玩具失去兴趣一样。

「主人,我……」我委屈得流着泪,每迈出一步,我的肉穴就因为拉扯痛得

让人发慌冷汗直冒,腰也酸得要死。我的心里很害怕,我害怕再也恢复不过来了,

一辈子只能这样的了。

「乌维娅大人可最讨厌迟到了。看你这个丑陋的样子,估计到了也是被砍下

四肢当人彘!」铁哒显然已经对曾经美丽的我失去了所有的兴趣说道。

「呜呜~ 我憋不住了。」我流着眼泪和尿液崩溃的说道。从给兽人军营当行

军军妓开始频繁的交欢就让我经常在高潮时流出尿液,这次更是流出尿液自己都

不知道了。我惊恐的跪在了地上……

此时的我很绝望,不仅仅是因为身体的崩溃而绝望,更让我绝望的是本在交

欢中收集的魔法能量出了大问题。就在我被坐狼肏的要死要活的时候,我明显可

以感觉到魔法能量在我的身体里聚集,几乎每一次兴奋的泻身都有将近10个魔

法单位的增长,10个魔法单位就相当于一个魔法学徒的全部魔法值了,这让我

相当的期待。

可是当我被坐狼肏的受不了的时候,我实在是忍受不下去那种阴道被撑开锁

住的痛楚,我想偷偷释放一个治疗术缓解一下。不过让我绝望事情发生了,虽然

拥有魔法但是那治疗术根本就无法释放,我明明已经有了几百个单位的魔法值,

但是却丝毫无法调动它们,靠交欢得到的魔法单位的属性和我靠冥想得来的魔法

完全不同。这就好像喝得受不了时捧着满水的水桶却喝不到嘴的那种急躁焦虑的

感觉。当然我没有多少时间焦虑,一根又一根的坐狼肉棒几乎让我没有时间思考。

「唉,你就这样见到乌维娅大人,那我可就麻烦了。」铁哒有些无奈的嘟囔

着,然后牵着我向驯妓营军医的方向走去。

驯妓营还是一幅淫荡的样子,一旁的沙地广场上永远不缺少戴着脚镣光着身

子搬运石块香汗淋漓的女奴,其实并不是需要这些裸女们修筑什么,搬石头仅仅

是调教和羞辱她们的一个步骤而已,调教师经常使用这种方法来消磨女人的意志,

有些必死决心的女人都在公开赤裸和极度的疲惫中渐渐屈服。

不过此时这些羞涩的还没有完全被调教成性奴妓女的女囚们正好奇的看着我,

看着我那奇怪的步行姿势,以及凄苦哀愁的呻吟。

「看到了吗?如果再不听话,她就是你们将来的样子!」一个驭奴者冰冷的

警告着,听到了警告旁边待调教的赤裸女奴更加卖力的搬起石头来。

驯妓营的军医见到是高等魔族带来治疗的女奴自然不敢怠慢。检查过后军医

向铁哒保证,这只是因为阴道被巨型肉棒抽插并且过于频繁而产生的症状,于是

他们将最新的治疗方法用在我的身上,据说这种方法可以极大的修复和增强女人

的耐肏性,只是女奴要受点罪。

于是铁哒知趣的离开了驯妓营的医院,到满是淫奴的地牢里寻欢作乐去了,

只留下被固定在铁床上叉开双腿等待地狱般治疗的我。

「A102,这个可是用了12名S级炼药性奴做试验才配制好的药物哦~ 」

驯妓营的军医拿出一瓶橙色的液体说道,此时我正叉开美腿,阴道里插着窥

视镜双眼迷离的看着这个有些变态的魔族军医手中的橙色液体,那液体即使在瓶

子里也好像沸腾着一样,不停的翻滚着气泡。

「这瓶药液的源泉来自于精灵魔法神树的残枝,根据6人议会的需要,专门

用来治疗你们这些经常被非人的酷刑折磨,但是主人还要你们长期活着而且身体

还必须极其淫荡的帝国女贵族们。」魔族军医狞笑着说道。

「呀,痛死了!!痛啊!」当魔族军医将橙色的液体涂抹在我的阴道里时,

我就感觉那好像是沸水灌入肉穴一样,痛得根本就无法忍受,于是我疯狂的大叫

起来。不过魔族军营显然不喜欢女奴的尖叫声,一个口球被塞进了我的嘴巴里,

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了。

虽然无法叫喊,但是那痛楚却是丝毫没有减弱,那该死的魔族军医依然孜孜

不倦的将橙色的药液涂抹在我阴道的四周。我浑身一下泌出了冷汗,下身的感觉

就好像一根烧红的圆柱形烙铁被塞进柔软的阴道一样。那剧烈的痛楚让我把专门

捆绑女人的坚固铁床都摇晃的嘎吱嘎吱直响,雪白的肌肤上泌满了汗水,捆绑赤

裸娇躯的牛皮带几乎都嵌到肉里去了。

「安静点,小母狗别害怕,你是可以忍受的!知道为什么要用了12个S级

性奴做试验吗?就是要调节出效果最好但又能勉强让女人忍受这痛楚的药啊。你

想想那些S级的女奴们,她们可比你惨多了。有3个直接就痛得疯掉了,在试验

结束后,这几个S级女性奴即使四肢都被切除了,依然大叫着咬烂了自己的舌头

……」魔族军医见我如此的痛楚安慰的说道,不过他的话让我更加害怕了。

就在剧烈痛楚刚刚减弱,我又感觉内窥器冰冷的撑开了阴道深处的子宫口,

我瞪大美目看到魔族军医准备用一个奇怪的水晶容器将橙色液体灌入被撑开的子

宫。

「嗷~ 」好像沸水灌入子宫的痛楚让我一声痛呼后昏死了过去。

这是一种沐浴在阳光里的感觉,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这种感觉了。那种感

觉和烈日里裸体游街紧张的暴晒感不同,那种感觉就好像以往在君士坦我的二层

玫瑰公寓里面,每天早上我在被侍女伺候洗浴过后,浑身涂满护肤的精油躺在四

周挂着轻纱的天台上,被太阳沐浴满全身的那种身心同时舒适感。

我轻轻睁开眼睛,一片绿油油的草原无边无垠,在茫茫的草原中一个巨树高

高耸立着,似乎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唯一。我赤裸着身子,仿佛远古神话里的自然

女神般漫步在这无边际的绿色世界,走向那离我不远的巨树。

那巨树上绿叶茵茵却结着银色发光的果子,站在树下仰视,就好绿色天空上

的银色星辰一样。我的耳边似乎有着细微的低语声,为了响应那低语声我的纤手

轻触在那无比粗大的树干上。一阵欢快的声音回响在我的耳畔,巨树的枝叶也跟

着欢快的摇曳起来。突然我感到体内的400个魔法单位向巨树急速的宣泄而去,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些与坐狼媾和而产生的魔法单位就已经消失殆尽了。我惊恐

的拿开纤手,见到巨树摇曳得更加厉害了,一颗银白色的果子掉落了下来。

「吃了它~ 」

「吃呀~ 」

一阵急切的低语声音……

我轻轻的笑了笑,别无选择的捡起了那晶莹剔透的银色果子,那泛着银光的

果子上毫无瑕疵宛如一颗桃核大的珍珠,我张开檀口吞下了这颗果子。

我的意识又回到了那个折磨我的铁床上,因为剧烈挣扎而被勒红的肌肤传来

了隐隐的痛楚,这种痛楚提醒了我刚刚只不过是巨痛昏迷的幻觉而已。我经常在

极度痛楚或者极度的快感中幻想自己依然在安德烈殿下的怀抱中。不过令我奇怪

的是身体里存储的400个魔法单位确实没有了,虽然那魔法单位让我不能释放

一个魔法,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它们的确消失了。

「你睡了整整3个小时,无论怎样都无法叫醒你,我还以为你要死了呢。」

魔族军医见到我醒来有些开心的说道。我是高等魔族带来的女奴,虽然受尽

了折磨,但是我如果死了军医还是会因此而收到惩罚的。

魔族军医将我身上的绑带打开,当我下床站好的时候,又将手指伸进了我的

肉穴命令道:「用力夹紧我的手指!」我只能收紧肉穴显然魔族医生的药物很好

用,我的肉穴已经不再麻木,肉箍又可以随心所欲的放松和紧缩了。

「嗯,还不错。我带你去找铁哒大人,不过你是A级性奴,你需要跪爬着被

我牵着。」魔族军医说着,给我戴上了金属项圈,然后在上面戴上套索。这种感

觉让我依稀又挑起在驯妓营被调教的经历了,于是我好像母狗一样吐着舌头,肉

穴里又泌了淫水。

这是我一年来又一次进入驯妓营的地牢,这个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进的地方。

黑暗走廊的两边满是一个个铁栏杆囚室,里面全是浑身赤裸被各种姿势捆绑

固定的女人,她们见到有人经过不停的浪叫哀嚎着,仿佛想吸引那个过客的注意

力好缓解她们的痛苦一样,我曾经也是这些被固定女人的一员,能深刻的感觉到

她们的苦楚与无助。在驯妓营里被审判后的女人,往往要用一段的时间以各种性

交的姿势捆绑,一方面是为了塑体,另一方面也为了让女人们更加的屈服。当我

被以17种姿势轮番捆绑固定了一周后,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赶快出去交欢,和什

么交欢都行啊,只有不这么绑着我。

在驯妓营地牢的第三层,魔族医生终于牵着我找到了铁哒。此时铁哒正在囚

室里欣赏着一个女人的受刑。

「主人,小性奴的骚屄好痒,让我去肏屄呀~ 」女奴坐在一个木驴上哀求着,

这个木驴的假肉棒在女人的肛门里不停的抽插着。

「我记得你叫艾达吧,最近一个月过得好吗?」铁哒开玩笑似地问道。我看

到在被魔法灯光照得明亮的刑房里,曾经纯洁的艾达妩媚的笑着,那毫无羞耻的

表情就好像一个在妓院里接了10年客的老婊子一样。她的双乳已经不再那么自

然而是变得大了两圈有些软塌塌的感觉,乳晕、乳头也变得深红,两个粗铁乳环

穿过他的乳头沉重的垂着。艾达双手反绑跨坐在让女人羞耻的木驴上,只是她的

肉穴没有被插入木头肉棒,反倒是肛门不停的被木头肉棒不停的开发着。

「嘻嘻,好极了。主人教给了小性奴很多东西,好多大肉棒肏得我好开心。」

艾达恬不知耻的说道。

「那你还有什么要对自己的妹妹讲吗?」铁哒问道(艾达的妹妹艾伦被乌骨

邪收为侍妾,地位比艾达高15级)

「呜~ ,我想让她。哦,不是!我想求美丽高贵的艾伦大人,求她向护民官

大人说请,让淫荡的我早点能毕业去到军营里当行军军妓。在这里,我,我要受

不了啦~ 」艾达一改脸上的妩媚淫荡,有恢复到以往的样子苦求道。

「嗯,你的话我会转达的。那个谁,下一个节目是什么?」铁哒对旁边的魔

族调教师问道。

「大人,下一个节目是要A1035420号性奴(艾达)去和小地行龙交

欢,她将来是A级性奴的行军军妓,和军营里的野兽媾和是家常便饭,所以我们

每天给她加入了两至三次的兽交训练,让她尽快适应将来也能工作的长一些。」

魔族调教师恭维的回复道。

「额,铁哒大人,您带来的女奴我们治疗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

边等待的魔族军医插口说道。

「嗯?她现在怎么样?又可以继续当坐狼的肉便器了吗?」铁哒转过头对魔

族军医问道,这一问吓得我花容失色,我生怕铁哒再把我送回那个阴道整天被坐

狼那粗大阴茎骨撑开锁住的痛苦地方。

「我建议她需要休息1天,当然现在送去也没问题。」魔族军医回应道。

「那还不错,我们走吧,奥黛丽小姐~ 」铁哒听完开心的站起身,牵着我的

狗链向外走去。

乌维娅的营帐在中央军营的核心处,铁哒牵着我走了至少5个关卡才进入乌

维娅的营帐区。我撅着淫荡的美臀好像母狗一样跪爬着,好奇的看到了乌维娅特

有的粉色营帐。其实我是可以站着走的,可是铁哒却喜欢让我像母狗一样裸身跪

爬,当然我无法拒绝魔族的任何要求,于是我只能这样一丝不挂的戴着黑皮头套

把膝盖和手掌磨得生疼的爬进了乌维娅的营帐区。

我被铁哒牵着爬到乌维娅那巨大营帐的门口,却被门口的守卫拦住。

「对不起,圣族的大人,乌维娅大人正在营帐里和淫奴们嬉戏,您不便打扰。」

门口的守卫说道,让我好奇的是,门口的守卫竟然是一个尖耳朵的女精灵,

这种只存在于神话故事里的种族。相传她们是神的宠儿,寿命可以达到千年,人

类的魔法据说就是她们传授。但是几千年前,这些有如神使一样的精灵不见了,

再也没有一个精灵进入到人类的国度,当然神话说她们都已经返回天国了。不过

据魔族记载,整个精灵族都被魔族征服了……

不过更令我奇怪的是本应极度保守而优雅的女精灵竟然几乎一丝不挂,她只

是在腰间绑了一个红色的绳套(我也想系着红绳……),穿着镶着秘银的龙皮长

靴,头上戴着秘银的华丽精灵头盔。她的双乳乳头颜色也是深红色的,乳头上同

样穿着秘银的乳环,因为我在趴着所以我更能看到女精灵那被开发过度的肥大阴

唇,甚至阴蒂上穿着的秘银环也能看到。显然这个女精灵不仅仅是个守卫还更应

该是个人尽可夫的女性奴。

此时屋子里也传来男女交欢的浪叫声,和皮鞭抽打肌肤的噼啪声,只是那女

人叫喊的声音很粗好像一个男人,听起来非常奇怪。

「好吧,好吧。我知道乌维娅大人在练功,她总是那么勤奋不是吗?这个A

奴是她让我带来的,怎么处理?让我把她送回去吗?」铁哒色迷迷的眼神在女精

灵身上游走了几圈说道,当铁哒说要把我送回去时,我又被吓得一声惊呼。

「嘻嘻~ 我们会把她先关在那里,怎么圣族的大人喜欢奴家的身子吗?要不

现在就去我的营帐里,让尖耳朵小淫奴好好伺候您~ 」见到铁哒如此肆无忌惮的

眼色,女精灵没有像她的先祖那样恼羞成怒,反倒笑嘻嘻的扭动这腰肢,热情的

邀请铁哒交欢。

在乌维娅营帐前的路傍有几个木站枷立在那里,已经有两个女人被禁锢在那

里了。女精灵俏脸潮红的牵着铁哒的手,一边单手打开了木枷。

「把脖子和手腕放进去吧,你这个大黑屄淫奴别说没有用过这个刑具,快点

我忙着呢!」女精灵一改刚才的妩媚冰冷的对我说道。这个站枷需要女人哈腰撅

起屁股将脖子和手腕都固定在里面,这种刑具一般妓院常用,有些妓女不听话或

者当妓院生意不好的时候,总有几个赤裸的女人被锁在里面,旁边放个桶,想肏

她们就扔一个铜币,然后就可以在木枷的后面和她们交欢了。我当然被这么禁锢

过,所以我熟练的伏在上面等待着木枷的合并。

「咔嚓」一声,女精灵将木枷合并然后上了锁,这样我只能下身站直上身成

90度被木枷锁住,远处看就好像一个「7」字形状,然后女精灵解下了我的黑

皮头套让我的绝世容颜再出暴漏在这个世界上。

「让你长得这么美!」女精灵见到我的相貌狠狠的用指甲抠了一下我的脸颊。

然后女精灵就边走边拿下头盔露出她秀气可人容颜后,牵着铁哒走进了乌维

娅大帐旁的会客小帐篷。不一会就发出了不太同于人类的女精灵特有的喘息娇吟

声。

「别看了,趁着那个该死的女精灵正在肏屄,歇一会吧。要不等她完事了,

说不定怎么收拾我们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我在木枷里艰难的扭过俏脸,

看到了美丽而苍白的欧莎莉纹以及几乎快昏死过去的米丽雅。她们两个人和我一

样赤身裸体被锁在我旁边的木枷里,不同的是欧莎莉纹的乳环上戴着巨大的坠物,

拉的她的巨乳成了圆锥状。而米丽雅不知道被扇了多少嘴巴,美丽的脸颊通红鲜

血从嘴角流出。显然女精灵在遇到铁哒前一直在折磨这两个人族的美女奴隶。

「你们怎么也……」我有些同情的说道,毕竟是一同受苦唯一认识的同僚了。

「不知道,就说乌维娅大人要见我,然后就把我锁在这里不管不问半天了。

只有那个该死的精灵!哎哟,痛死了!」欧莎莉纹说道,不过乳环上巨大的

坠物在她每说一句话时都左右摇摆,加大了拉扯的痛楚让她苦不堪然。

「哎呀,我不依呀!为什么奥黛丽就没有像我们这样受刑呀。我的脸都要被

皮板抽肿啦~ 」米丽雅有些不满的抱怨道,我冷冷的瞪了她一眼,米丽雅不服的

反瞪着我,就好像她红肿的美丽脸颊是我刚刚抽打的一样。

「都是性奴隶,都这样了,你还计较什么?」我生气的扭了扭撅着的屁股说

道。

「我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你!」米丽雅用她那黄莺般的声音反驳道。

「你被俘我有责任,但是你现在被弄的人尽可夫的骚样我可不负责!」我瞪

着米丽雅说道。

「我人尽可夫,那你是什么?永世为娼的烂婊子!」米丽雅似乎要发泄心中

的怒火般的喊道。

「奥黛丽,你这个贱货,你就不能不说话吗?你想让我们都受罚吗?」欧莎

莉纹咧着嘴愤怒的说道,她乳头上的坠物在大幅度的摇摆着。

「……」我闭上了美睦,愤怒的情绪让我身体剧烈的起伏着。

「哦,欧莎。如果乌维娅大人要特赦我们,那我们一定不能让奥黛丽这只母

狗也被特赦了。我宁可当二十年的B级性奴,也不愿意看到奥黛丽被特赦。」米

丽雅继续说道。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原本都是在军营里被凌辱的可怜女人,不知

道为什么却要互相仇恨。

半个小时过去了,我趁着这个时间本想好好休息。按照我的经验,被魔族大

人物接见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肉穴和乳房这些女人敏感的地方今天肯定会特别

的忙碌。但是米丽雅和欧莎莉纹的话语却气得我无法安静,她们不停的羞辱我,

好像她们的受的苦都是我的错一样。我可以忍受驭奴者对我的羞辱和折磨,因为

它们是敌人,落在敌人手里自然被凌辱;可是米丽雅和欧莎莉纹是我的战友啊,

她们也这么唾骂我,让我更是恼怒异常。

女精灵的营帐里的男女交欢的声音在高潮中消失了,不一会就又传来男女打

情骂俏的打闹声。当铁哒满意的搂着赤裸的女精灵出来时,两人已经如胶似漆好

似多年恩爱般的夫妻了。

「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有没有调皮呀!」女精灵站在这排木枷前,犹如长官

般的问道。

「奥黛丽不听话!」米丽雅说道。

「奥黛丽还说你的坏话呢。」欧莎莉纹添油加醋的说道。

「……」我红着俏脸,咬这朱唇默不作声。

「哎呀,这个奥黛丽呀,从我认识她时就不听话。都成光屁股妓女了,还怎

么调教也没有用啊!」铁哒笑嘻嘻的迎合说道。

「那这个叫奥黛丽的婊子都说我什么坏话啦?」女精灵俏脸因为生气而绯红

的问道。

「她说您,和路边的母狗一样,见到带把的就想肏屄。」米丽雅蓝眼珠一转

机灵的说道。

「嘻嘻,这不是在夸我吗?」女精灵听到这话反倒开心的说道。

「这样吧,铁哒大人,求你把手腕上戴着的黑曜石手镯给贱奴,一会调教她

们用肉刑可能不会那么快达到效果。」女精灵妩媚的说道。

「这个不是到处都是吗?干嘛要我的呀!」铁哒听到这里褪下手镯交给女精

灵说道。

「哎呀,人家要你的定情信物嘛!」女精灵撒娇的接过手镯说道。

「那一会的节目可让这三个小淫奴好好表现呀,她们可是我们抓来的第一批

人类女贵族呢。」铁哒吩咐道。

「一定啦,要不怎么不用肉刑了呢。赶时间呀!」女精灵娇媚的说道,并用

赤裸的乳房轻轻的擦过铁哒的手背。

我看到那黑曜石手镯吓得花容失色,米丽雅和欧莎莉纹也一样噤若寒蝉。我

们这些性奴隶都签订过灵魂契约,之后才是审判变成A级的性奴妓女。在成为灵

魂契约的奴隶后,训练为妓女的调教才会开始,之前的各种驯妓营的折磨都是为

了让我们这些女人心甘情愿的签订灵魂契约。

签订灵魂契约后的女人,确切的说已经是失去灵魂的躯壳,凡是戴着黑曜石

手镯的人都可以让她们生不如死。签订灵魂契约后调教也从强迫性变成了实用性

质,在驯妓营的后几个月,他们真的就好像如何训练一个妓女一样的训练我,除

了不停的羞辱调教我让我接受妓女的下贱身份外,其他的更多的是让我如何在男

人面前妩媚以及学习交欢的时候愉悦男人的各种技巧。

当我已经从驯妓营出来后,发配到各地去接客的时候,肉刑往往也只是表演

性质的,因为有黑曜石手镯,只要戴着手镯的人说,去和那只野狗交配去,我也

会乖乖的爬过去将它的肉棒塞进我的肉穴里,丝毫不敢违抗。因为启动契约的那

种痛苦是灵魂里来的,是无法忍受的。

「好吧,那我们开始吧。」女精灵开心的戴上黑曜石手镯,然后传来了我们

三个女人的哭喊声。

经过了三天的等待,人类帝国的特使终于从卫斯马屈要塞出发来到了十英里

外的魔族军营。一方面是示好般的归还被蓝色神使抓去的魔族军团红袍女副将,

另一方面想通过见面的会谈来放宽魔族苛刻的投降条件。

人类帝国特使是海法侯爵,一个四十多岁总是将微笑挂在脸上的外交家,同

时他也是皇家的表亲以及皇室的代理人,所以海法侯爵是最适合与魔族谈判的人

选。与海法侯爵随行的是两个人类的男性骑士,他们身穿精钢骑士实战盔甲,盔

甲内是因为魔法而淬炼的身体,那强壮的身体可以一拳打死一头发疯的公牛。这

两个骑士的安排无非也是对魔族的一个警告,警告人类帝国依然有一战之力。

当然随行的还有那个被蓝色神使俘虏的红袍魔族女子,她现在情况不是很好,

她只穿着一件人类的白色丝绸礼袍,原本典雅的礼袍却被那个魔族女子将领口撕

开,露出大片的胸部肌肤,然后那魔族女子像是浑身痒得无法忍受一样,皱着黛

眉不停的将手伸进礼袍内揉搓着什么,显得十分无礼与粗鄙。(被俘的魔族女子

在人类帝国的牢房里显然也受到了严酷的调教)

与魔族对付人类俘虏的极尽羞辱与调教不同,他们对付人类帝国的特使还是

相当的尊敬与和气的。几乎没有什么阻拦,在魔族元帅杨豪尔的授意下一行人骑

着马穿过了层层兽族、魔族营寨,在乌维娅营寨的最后一道关卡才被要求下马。

随行的是另外一个魔族副将,一个穿着性感暴露轻甲的魔族女子。魔族女副

将落落大方的走在右侧不停的介绍乌维娅军团的各种兵种,以及魔族当地的趣事,

同时只字不问被俘的红袍魔族女子为什么这幅样子,这让原本紧张的海法侯爵轻

松不少。

可是已经走到乌维娅的大帐篷前不远的地方,却被一个几乎全身赤裸的女精

灵拦住。

「人类的特使大人,非常抱歉,乌维娅大人还在大帐里梳妆,请您在帐外等

候。」那女精灵在头盔里的俏脸既可爱有俏皮,仿佛一个没有长大的女孩一样。

这让海法侯爵想起了自己还在君士坦的女儿,不过女精灵深红色的乳头,已

经肥大的肉穴,这不得不让海法侯爵皱了皱眉头,因为即使是他家三十岁负责教

舞蹈的老家妓,她的乳头和肉穴也没有这种颜色,阅女无数的海法侯爵当然知道

这样的乳头和肉穴,一般只有每天在码头的低级妓院里接待饥渴的水手二十年以

上老婊子,肉穴才会有这种颜色。

「当然请各位在路边的刑台上欣赏一下,我们正在调教几只小母狗呢!」女

精灵继续说道。人类帝国特使没有办法只能驻足在大帐外欣赏那木枷上的几个赤

裸人类女奴。

海法侯爵离得老远就见到了木枷上白花花的女性裸体,四十岁的他因为公事

在身已经没有心思欣赏那被强制裸体的女性。不过现在他必须要观赏一下了。

三个长相奇丑无比的兽人和长毛人调教师走了过来,每人拿出了一根小鞭子,

然后在三个赤裸女人的屁股、大腿已经肉穴上开始慢慢的抽打。与那三个奇丑无

比的调教师相反的是,那三个被锁在木枷里的女人一个赛一个的美丽。

皮鞭刚刚抽打,那些在木枷里的女奴不呼喊求饶,反倒一个个兴奋得呻吟浪

叫起来。她们表情夸张似乎如痴如醉,在木枷后面的小腿也因为抽打而不停的翘

起跳跃。每个女奴的乳房上都穿着乳环,乳环上拴着一串铃铛,那铃铛制作巧妙

只有在女奴大幅度扭动的时候才会响那么一两声,所以虽然女奴们在木枷里不停

的扭动但是乳铃声音反倒不是很吵杂。

一阵阵灵魂深处的痛楚传来,几乎屏蔽了我全部的情感。我现在只是女精灵

遥控的机器,撅起的淫荡屁股后面的兽族调教师不停的抽打着我的小腿,而女精

灵要求只要打到哪只小腿上就要跳一下,这可真的受不了啦。每次扭动腰肢和翘

起小腿,木枷里的脖子和手腕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我媚笑着,隐约觉得前面站着几个人在欣赏着我。但是我却没有精力去看清

楚他们的样子,只是灵魂深处的痛苦告诉我一定要笑的开心,每次抽打的痛楚都

要高喊:「舒服呀,再来呀!啊~ 」

大概十分钟的抽打后,我感觉到肉穴不停的有东西在挑逗着我,一股股淫欲

又涌了上来。「咕叽」一声,丑陋的兽人调教师豁牙咧嘴的将它粗大恶臭的肉棒

插入我的肉穴。而我此时却在喊着:「老公,你好棒啊!我好爽。」之类淫荡的

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不停的扭动屁股,让肉棒可以多个角度的抽插我,好压

制灵魂里的痛楚。突然那灵魂的痛楚消失了,压抑的性欲一下爆发,我又浪叫了

一声,持久的高潮来了。

我吐着香舌流着口水,赤裸的娇躯剧烈的抽搐着。不过抽插我的调教师却继

续用它的肉棒肏着我,丝毫不理会我的高潮与泻身。灵魂深处的痛楚褪去,我也

渐渐关注了站在我前面的人。以及女精灵的声音也渐渐的可以听到了。

「这条母狗,是A102号性奴,她的原名是奥黛丽·斯普鲁,原玫瑰骑士

团的团长,安德烈皇子殿下的未婚妻。据说是帝国第一美人,当然她肯定没有乌

维娅大人美丽,也没有我美丽。」女精灵优雅的说道,这与她赤裸身体的淫荡模

样毫不相符。

「哦,剩下的让她自己说吧。这位是人类帝国的特使海法侯爵。」女精灵见

我迷离的眼神渐渐清醒说道。

「不呀~ 呜呜呜!」当我看到身穿蓝色金边的海法侯爵站在我面前不远处的

时候,心里丝毫没有准备。此时我的正锁在木枷里和身后调教师激烈的交欢着,

一抬头人类的特使就站在自己眼前(那种羞辱般的刺激就好像自己正在和情人在

办公室赤身裸体交欢突然单位领导进屋了一样)。可是刚刚羞愧难当的我,

马上灵魂深处的痛楚又传了出来。

「嘻嘻,是海法叔叔呀!」我羞臊得俏脸通红,然后又笑嘻嘻的说道。

「替我向我父亲问好呀。我在这里很好,每天都必须要和20人或者动物交

配呢,虽然累但是没有办法呀。不肏屄就不给饭吃呀。谁让我是个行军军妓呢,

这里的男人都是我的老公呀。如果你们想救我那就早点投降啦,要不你侄女的小

骚屄早晚得被那些圣族的军爷肏坏的。嘻嘻!」我的心流着血的说完,灵魂深处

的痛楚此时才渐渐消退。

海法侯爵脸上的肥肉不停的抽动着,感觉他的心脏病就要犯了一样。显然我

的淫荡表情和话语所刺激。

「啊,又要泻身啦~ ,哈哈!」巨大的羞耻感让我二次高潮,泛着白眼吐着

香舌的淫荡样子在海法侯爵前丢尽了斯普鲁家族的颜面。同时身后的丑陋兽人调

教师也射出了精液。啵的一声肉棒带着我的淫水拔出,精液与淫水的混合液体顺

着美腿内侧流到脚踝……

「噼啪」交欢结束后并没有休息,兽人调教师继续拿起它的鞭子抽打着我的

小腿和肉穴。

「啊~ 下一个啊。只要有人肏我,它就不打我了。你们……」灵魂契约再次

控制了我的心神,让我淫荡的说着。

「海法叔叔,啊~ 痛!海法叔叔,我们这么久不见了,亲热一下吧。我还没

和你交欢过呢,来嘛!」我妩媚的说道,身后的鞭子抽打让我不时的皱了皱眉头。

「唉,你,你这是自甘堕落,你们都是,都是贱妇。」海法侯爵脖子都气红

了说道。

「嘻嘻,我自甘堕落行了吧,肏我呀!」我浪叫着。

「别肏她,肏我呀!我是凯恩公爵的侄女呀,不行了,打我疼啊,你肏我它

就不打我了!」欧莎莉纹也浪叫着喊道。

「她们两个都不行啊,来肏我吧,我是法恩斯大师的徒弟呀!我活可好了~

保证让您舒服呀!」米丽雅用她那勾人的声音说道。

979彩票下载手机版

最终王冠荣耀版

香港皇家彩库宝典13号下载

仙子奇踪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