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水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妈妈的美会让人疯狂10章

发布时间:2021-01-21 05:05:11 阅读: 来源:热水壶厂家

第十章

短短几层台阶,沉重的步伐如陷入泥沼,每一步跨出,心都在颤……

此时,我坚毅的内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脆弱过,对于这个家突然间失去了

归属感,从出生——成长——到现在,我所体验的母爱、父爱,竟然是在这样的

关系上存在。我一直以为,妈妈的不满是因为我还不够优秀,所以我努力着,忍

受着,就算擦掉泪也要进步,哪怕最后仍是遍体鳞伤,但那也是一种爱,为了它

我可以放弃自由,童年,为的就是达到所能承受的高度。可就在今天,我总算知

道,那些东西对于我来说永远不会存在,试想有哪个女人愿意在曾经的痛苦中去

体验出喜悦,开玩笑,这只会成为她一生的梦魇,就像那天一样。

可笑的是,我心中还痛恨着玷污妈妈清白的男人,现在看来,爸爸才是一切

错误的源头,而我的存在,直接造就了如今这种畸形的夫妻关系,这使我浑身都

充满了罪恶感。

不论如何,该面对的始终是要面对,儿子这一身份是我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往后到底该如何自处,只能顺其天意。

门慢慢打开,一道略显凄美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轮番的变故似乎让妈妈失

去了往日的气势,冷艳的容颜上也平添了一抹忧郁,而那微红的眼角处,一道浅

浅发亮的水痕温湿未干,将柔顺的青丝斜贴在精致的下颚,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

委屈的望着背上的爸爸,像小女人般充满了紧张。这一刻时间好像变得漫长,但

她完全没有想要和我说话的意思,只是悄然将爸爸扶下来挎在肩膀上,任由孤独

侵腐着她的内心,留下一道纤细的落寞背影在空间中久久未成消散,那是悲伤的,

牵动我内心的,仿佛天之神女为情堕落的凄凉,直到关上那道门,关上心中的种

种疑虑,我才发现,自己挂在嘴边想要说的,想要问的却也始终无法开口,只因

得知真相的愧疚,让我没有资格去质问过去,那是我和爸爸需要用一生去偿还的

债。

今天,注定是沉闷的夜,疲惫的不仅仅是身体,也是心灵上的累赘,也许等

到明天,所有的事情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因为没有任何人愿意看到家庭破裂。

……

清晨,盛夏的阳光来的特别早,一睁眼,我还以为自己在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的宿舍里,不过看着眼前熟悉的陈设,我知道昨天发生的事不是梦。其实这会儿

我还不太愿意醒来,因为如今家里的局面,就连平时以冷静自居的我也不知该如

何面对,这不是逃避,只是新身份是需要时间去适应的。

而这时外面的关门声像是给了我出去的绝佳理由,不料正好遇到握着门把走

回卧室的妈妈,本来这并不奇怪,可让我惊讶的是她此时所具备的神态。只见她

秀眉紧锁,嘴唇微翘,一头长发很是凌乱,同时娇嫩绝美的脸上写满了疑惑,像

是在不断质问着什么。当发现我在看她时,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下意识的将衣服

下摆拉了拉,可这个动作反而让我注意到她的穿着,难以相信,此时妈妈竟然还

穿着昨晚那件宽松体恤,而我在看到那挺翘轮廓于衣服表面若隐若时,一颗小巧

的乳点正好浮凸在隆起的最高之处,随着一道道呼吸,承受着衣服的摩擦,像个

柔软的果冻般摇摇欲坠。而消失的下衣中一双细腻的如同艺术品般的长腿赤条条

的暴露在空气之中,没有了裤子的遮挡,它显得更加圆润紧实且充满立体,白里

透红的肌肤仿佛嫩的能揪出水来。可能是衣服贴身的缘故,盖住屁股那段的衣服

顶的特别高耸,并且在那丰满的臀部中间深陷了进去,就好像被幽深的臀缝夹住

了一般,致使那里的形状看起来尤其诱人,一个念头突然从我脑海里闪过,「难

不成妈妈里面也……」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那太邪恶了,很容易上火。

毕竟妈妈是久经商场的女强人,很快就恢复了冷静,并且无视我重新拧动门

把走了进去,可这次走到一半时脚步停了下来,她忽然转身对我说道「去换身衣

服吧,一会陪我去个地方」「好……」

我茫然的回答着,说来也好笑,从昨天到现在,这还是我们母子俩真正意义

上的对话,虽然简是简单了点,但也算有些安慰,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此时妈

妈的房门已经关上了,而我则等到里面完全听不到动静,这才转身回到房间,不

过一个猜想就此在我脑海里浮现,如果我分析的没错话,爸爸昨晚所谓的分房睡

很有可能根本不存在,因为早前我就发现妈妈有半夜起来的习惯,联想到刚刚那

声关门声我断定,妈妈又是莫名的睡在了书房。

我不知道这怪异的举动到底是不是故意为之,反正自从邱浩来了以后,那天

是我第一次撞见妈妈起夜。「嗯?对了!邱浩呢!」

这个问题一直被我忽略,以至于现在才发现不对劲,按理说昨天那种情况,

同在屋檐下的他不可能没有出现,难不成在我出国这段时间里他搬走了?

带着这个疑问,我迅速梳洗,并在上车第一时间就向妈妈问道「妈,这次回

来怎么没看见邱浩」妈妈回道「他不习惯单位里的节奏,自己去找了个调酒师的

工作,夜场下班晚,白天就在家睡觉,你碰不到很正常。」「他还会调酒!」

「说是在印尼那边也干的这个」听到这个解释,我虽然有些失望,但心中稍

安,不过真没看出来,那臭小子还有这个本事接下来的时间里我看出妈妈情绪不

高,所以就没自讨没趣的找她聊天,很快妈妈就将车停在一家医院门口。人群中,

我一直没有说话,只是跟随妈妈挂号取票,直到来到神经内科门前,这时我看见

妈妈胸口有些起伏,嘴唇也紧紧抿着,她好像有些紧张。推开门,里面坐着个四

十来岁的男医生,此时他正埋着头整理资料,同时嘴里念道「坐,说说是什么情

况」妈妈按他要求坐下,接着悄悄看了下我,才说道「最近我老是莫名其妙跑到

书房睡觉,但发生了什么并不记得,医生,我怀疑自己得了梦游症」那男医生一

听是这病,有些好奇,正准备抬头询问细节,却在下一秒突然间断了片。而一旁

的我正巧看见,那男医生双眼发愣的望着妈妈,喉结里咕噜咕噜吞吐着唾液。

轻轻叹了口气,这一幕对于我来说太过熟悉,正如我所说,没哪个男人面对

这精致如瓷器般的人儿能保持淡定,那份美的直逼人心的感染力,让人不经意间

就深陷进去,别说对方还正处于血气方刚的末期,就是我们小区那些五六十岁的

老头,有时望着一身制服的妈妈从面前经过,他们眼中偶尔也会冒出一股无名邪

火,不过他们也只敢躲在远处看看,妈妈的凶悍可是远近闻名的,有人因此还帮

她取了个外号叫「带刺的玫瑰」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眼前可不能让他占了便宜。

轻车熟路,我狠狠的咳嗽了一声,那男医生这才回过神来。「哦……那…

…这得先排除是不是器质性疾病才能下定义,这样吧,你先去检查一下,有了结

果再说,放心我在这方面有研究,一定能够帮助到你」男医生说完刷刷刷的写好

一份单子将它交给妈妈,那热情程度丝毫不亚于接待了省级领导。

就这样我陪着妈妈来来回回检查了好多项,终于是在医院午休前全部做好,

重新回到精神内科,那男医生高兴坏了,顺手将门关上,随即对妈妈说道「刚刚

我看了你的检查数据,基本上是排除了身体疾病所带来的,看来病因很可能出现

在精神上,其实所谓的梦游症主要是人的大脑皮层活动的结果,通常情况下,人

在睡眠时大脑皮质的细胞是处在抑制状态之中,倘若这时有一组或几组支配运动

的神经细胞仍处于兴奋状态,就会产生梦游。梦游行动的范围往往是平时熟悉的

环境以及经常反复做的事情,所以根据你的情况,我觉得很有可能是你最近工作

或者生活上的压力产生了烦躁、焦虑等情绪才会有梦游,当然,到底是不是真的

患梦游症还说不准,不过待会我们做个小测试应该就能知道了。」

男医生的话令妈妈若有所思,显然有些状况被他说中了,随即问道「什么样

的测试?」「很简单,只需要让我把着你的脉搏,然后思维跟着我的问题走就行

了,但是你要记住,中途一定不要有反抗情绪,一切随心。」

「好……好吧」「请伸右手」看的出来此时的妈妈似乎有些不太愿意了,但

具体什么原因我就不得而知,我只是看见她咬了下嘴唇,勉勉强强将手递了过去,

而后便听见男医生道「腕表取了吧,不然不好切脉」「就这样不行吗!」

「切脉的位置正好在手腕,肯定不行。」妈妈本还想再坚持,但看见我投来

的目光,一咬牙就将腕表取了下来,不过这个插曲让我回忆起一些事情来,似乎

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过妈妈右手上完全裸露过,而那手腕处不是带着腕表就是手

链,按理说女性带着些装饰品并不稀奇,可妈妈这反应……

好奇心倒是让我接下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妈妈手腕处,不过这时她有个不经

意的侧身,像是在刻意回避着我,我赶紧挪了下位置,却正好看见妈妈那光洁如

玉的腕关节处有一道暗红色的痕迹,起先我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不过很快我就

意识到了不对劲。

「那……那是刀痕吗?」这一发现后我终于是无法平静,联想到妈妈前段时

间的贫血以及那时所说的话,我惶恐的得出了一个惊天结论,那就是「妈妈年轻

时有自杀过!」而这时那男医生也正巧按在了那一处疤痕上,一瞬间,妈妈内心

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般,只见她猛的站起身来,呵斥道「够了,我不需要你的帮

助。」那男医生有些懵了,以为自己的动作太过轻浮惹了祸,赶紧解释道「女士,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误会,如果为了刚才的触碰让你反感,我向你道歉,不过这是

我身为医者的责任,还望你能理解。」「哼!念你是医生的份上这次原谅你,只

不过以后别再用这种手段骗女人,尤其是女病人。」

「我真没有……」「呵呵,你是要我相信西医的门诊上用中医的手法去救治?

可笑至极!还有管好你的眼睛,我的身体只有自己老公可以看,你还不够资

格!」

说完,妈妈还不忘瞪了我一眼「怎么,还想留在这里吃午饭?」这顿骂倒是

让我一头黑线,女人发怒,无妄之灾啊!

经过这一出,妈妈强大的气场又回到了身上,走起路来气势十足,职业装下

的她更是英气逼人,让旁人不断侧目。

「你自己打车回去,我还要去上班,中午叫外卖吃吧,你爸爸醒后多和他谈

谈心,他是爱你的。」

一番交待后,妈妈终究是一脚油门消失在我视线里,只不过望着那风一般的

女人,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妈妈,其实你今天是想借我之口告诉爸爸得了梦游症

吧,而你最后那欲言又止的模样是希望我有些东西不要乱说是吗。呵呵,你倒是

信任儿子的智商呀,要是没能理解其中的含义不是枉费你的深意了……」

不过,要说这个世界上有谁最懂妈妈的心理,无疑是我这个儿子,而我的人

生中有太多的成长是伴随着她的理念不断进步,毫不夸张的说,爸爸都不一定有

我了解她的内心,毕竟两个高智商的人往往会在某些时候产生共鸣,可能一个眼

神,一段浅显的文字都能表达出很多东西,就比如像现在这样情景。

无奈中,我打车回到了家,见爸爸还在睡觉,便先点好外卖等他,想着家中

还有个邱浩,便去问问他需要吃些什么。而敲了几下门后,里面并没有回应,于

是我就走了进去,反正都是男人也就没有那么多顾虑。

正如妈妈所说,此时邱浩正在呼呼大睡,而那黝黑的身体上只套了件小短裤,

由于晨勃的原因下身异常坚挺,但这些都还可以理解,毕竟是男性的特征。唯独

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整个房间充满着一股难闻的怪味,并且满地的纸团非常杂乱,

乍一看去还以为错进了垃圾场。虽然我也知道从小农村长大的邱浩可能对于卫生

方面没有太多讲究,不过如今住在家中,一些习惯还是要注意,妈妈可是特别爱

干净的。

想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等他醒后好好谈谈,就算再随性的人,至少也不能

表现的太过邋遢,不然与叫花子无异。随后我悄悄将地上的纸团捡起扔进垃圾桶

里,却忽然感觉手指上有黏黏的东西,下意识的闻了一下,立马将手拿开,轻声

道「难道是……精液」不疑有他,我忍着恶心再次捡起一团放在鼻子上嗅了嗅,

发现依然是精液,随即,这让再好脾气的我也生出了一丝怒火,我没有想到邱浩

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在房间里打起飞机,任由淫秽物扔的到处都是。你说你青春期

忍不住去厕所撸撸也就算了,竟然还躺在自己睡觉的地方干这种事,好吧,就算

你不想去厕所,那么至少完事后将东西清理一下总可以吧,看看这满屋子的卫生

纸,你是想给谁看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事吗?

此时此刻,我心中对邱浩的意见又大了几分,同时也有些担心妈妈的处境,

因为从纸团的数量就可以看出,这邱浩的性欲非常强,而这个年龄段正是气血方

刚的时候,如果不是异于常人的自控力,很容易在遇到妈妈这种倾世美女时做出

些不可挽回的举动,到时候便是灾难!

看来对于邱浩这不稳定因素,我应该提前做些准备,比如安个监控什么的。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决,因为这房间里没有隐蔽的地方可以安装,就

算有,那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妈妈那双火眼金睛,我记得小时候家中有一把钥匙掉

了,我和爸爸将整个屋子翻个底朝天都没能找到,最后还是妈妈在衣柜缝隙中寻

得,还有一次也是一样,同样是小巧的东西不见,依然被妈妈在角落里找到,这

样的事十几年来层出不断,却没有哪次难住过妈妈,可以想象的出,她对整个屋

子的掌控力到底有多强,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可是我不可能什么都不做,随后看见床头柜上放着的电脑,一个办法倒是被

我想了出来。趁着爸爸和邱浩还在睡觉的时间段,我迅速回到自己房间,用电脑

打开脸书,很快便发现要找的人上线了,而那个人就是威廉,英属哥伦比亚大学

计算机系的高材生。一番寒暄后,我便直截了当对着梳一头中分的威廉说道「嗨

哎,威廉,我最近遇到点麻烦事,需要你的帮忙」「好说好说,什么事」

「其实最近我发现借住在家的堂弟有诡异行为,但是没有证据,想想是不是

能够在他平时上网的电脑里按个病毒什么的,用于监控,不过我可听说如今杀毒

软件的厉害,很容易就能清除掉电脑里的病毒,又不然觉得异常干脆直接重安系

统也是非常方便,我就想问,能不能弄一个无论如何杀毒软件都发现不了,又能

不断控制对方电脑的办法,这样行不行呢?」威廉一直在听我的要求,眉头也时

而紧锁,看的出来他有些为难,不过我也知道,想要逃过国内众多杀毒软件的围

剿,就算是名校的高材生也不可能办到吧,不然随便什么人都能成功的话,那些

公司拿什么取得客户的信任,而一旦出现重大的网络安全事故,分分钟就会被别

的杀毒软件替代,这是任何公司都承担不起的后果。

许久过后,正当我不抱任何幻想的时候……

「可以」威廉却突然道「不过我要亲自进入对方电脑将病毒程序植入进去,

这需要一些时间,现在方便吗?」「方便是方便,效果如何呢」这才是我所关心

的问题。随即威廉解释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会全面修改他电脑里的隐藏程序,

设置一个可连通式的bug,平时它只会安静的潜伏,只有当拥有启动它端口的

钥匙连接上才会触发,局时,对方电脑里所有外界文件会以压缩文档方式传输到

另一边的端口,但我为了不引起安全系统的注意,会将传输破解的过程控制在最

低范围,大概一个小时60MB左右的速度运行,而一旦读取了的文件就会瞬间

进入记忆模式,也就是说,不管对方最终删不删除,它都会出现在本方控制软件

中,待这边完全破解成功后,就会生成完整的文档……」「哇哦!威廉你真是个

天才啊,对!我要的就是这个!」此时我简直没法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这套方

案完全与我不谋而合,看来人生中还是要有个计算机系的朋友才是好啊!

「咳咳……瑾瑜,马屁先别急着拍,我还没说完呢」「哦哦……不好意思,

你继续……继续。」威廉白了我一眼后接着道「其实跟你说这么多只是怕你不懂

操作胡乱瞎搞,这里面真正涉及的东西还有很多,最主要的问题就是对方电脑必

须处于开机联网状态,且你这边要在那个点去连接,否则无法激发我为双方电脑

里留下的bug,简单概括就是被控制的电脑开机多久,决定着我方能够破解的

程度多少,明白了吗?」听威廉这么一说倒是个问题,关键是邱浩如今上班的时

间段完全和我相反,更何况还要抓住他上网这个时段,不过有总好过无,至少深

夜只要他敢开机,总有一天他里面的秘密都会被我知晓,但也有可能一切都是子

虚乌有,是自己多心的结果。

在了解了所有流程后,我赶紧去把邱浩的笔记本电脑搬来,这时他依然像只

死猪般睡着,这也难怪,本来自己上的夜班,回来还撸了那么多,不虚脱才有鬼!

而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便看到了精彩的一幕,只见威廉远程操控着邱浩电脑,

一个个计算机文字如同跳舞的音符飞速闪动,那种编程速度简直骇人,仿佛不需

要任何思考,的确敢以Godsgraves(上帝坟墓)作为笔名的人,怎么

会没有点实力!

短短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两台电脑就被他搞定,而我此时还处于震惊当

中。

难以相信,这真的是人类所能办到的吗?那么庞大的信息量,那么多的字符,

毫无停顿,一气呵成的编写出来,关键是这些条件还是我刚刚才要求他做的,竟

然也能完成任务,这只能用怪物去形容。

更让我无语的是,威廉在准备下线的时候,还说最近玩的太厉害不在状态,

顺便提醒我邱浩电脑里目前没有任何异样文件,如果出现问题,应该来自外界。

对于他这种装逼的行为,我是不屑的,不过打心底感激是真的,这份情我会

永远记在心里。

将邱浩的事情安排妥当后,我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闲来无事便将国外学习

的知识复习了一遍,直到后来爸爸和邱浩相继醒来才算停止。遵循妈妈的暗示,

我将她得梦游症的消息告诉了爸爸,当然这些都是避开邱浩进行的,他也是大条,

满屋子的精液被别人发现,还像个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我也是暗暗佩服他的脸

皮。就这样两天很快就过去了,邱浩除了每天晚上会进入一个91网看看小视频

外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而且爸妈也和好如初了,仿佛前段时间的矛盾没有发

生过一般,总算是让我安心不少,看来也该抽出时间考虑考虑自己的事了……

--------------------------------------------------------------------------

战机风暴百度版

战魂西游

元气封神

完美传奇星耀版

相关阅读